參考消息網11月25日報道 英媒稱,美國從石油輸出國組織(歐佩克)進口的原油量跌至近30年以來最低水平,凸顯頁岩革命對全球貿易格局的影響。
  英國《金融時報》網站11月24日發表題為《美國進口歐佩克原油跌至30年低點》的文章稱,歐佩克出產的原油占全球總產量的三分之一。在美國降低對歐佩克原油依賴度之際,水力壓裂技術的進步推動美國國內的原油產量升至每日約900萬桶,這是20世紀80年代中期以來的最高水平。
  根據《金融時報》對美國能源部數據的分析,今年8月,歐佩克原油占美國原油進口總量的比例跌至40%,為每日290萬桶,是1985年5月以來的最低點。
  1976年,這一比例曾達到88%的頂峰。美國對外國原油的需求降低,以及亞洲對原油需求的不斷上升,意味著中東、西非和拉美的產油國將把目光轉向亞洲。但美國依然是僅次於中國的全球第二大石油凈進口國。
  頁岩繁榮對歐佩克各個成員國的影響不同。阿爾及利亞和利比亞等非洲國家受到的打擊最為嚴重,而沙特和委內瑞拉依然保持相當強勁的態勢。渣打銀行分析師保羅·霍斯內爾說:“非洲受到了最嚴重的擠壓。”
  尼日利亞出產的原油品質與美國北達科他州的原油類似,該國受美國頁岩繁榮的打擊最為沉重。該國對美國的原油出口量曾在1979年達到每日137萬桶的頂峰,而今年7月兩國之間的原油貿易已完全停止。
  歐佩克難扭轉頹勢
  英國《每日電訊報》網站11月24日發表題為《在油價較低的新時代,歐佩克的主宰地位接近尾聲》的文章稱,歐佩克本周將在維也納召開該組織第166次會議。由於沙特與其他幾個成員國就如何應對油價下跌的問題存在爭議,此次會議可能會鬧得個不歡而散。
  無論歐佩克成員國將一致同意採取何種措施來制止原油價格猛跌的態勢,業內專家認為有件事情是明擺著的:世界正在進入油價較低的新時代,而歐佩克幾乎無力去改變這種狀況。
  過去10年間,消費者已習慣於每桶石油100美元的價格。這種能源新範式可能導致的結果是,油價今後可能遠遠低於這一水平,並重塑整個全球經濟。
  這種情況可能導致歐佩克最終分崩離析。歐佩克主要由中東產油國組成,因為該組織控制著全世界60%的石油儲備,它經常被指責行事風格類似於壟斷組織卡特爾。
  一些專家警告說,更糟糕的是,如果油價較低的時期被拖長的話,那整個中東的政治地圖都有可能要重新繪製,從而在波斯灣那些依賴石油美元的酋長國中引發新一波政治動蕩。這些國家依靠出售原油的收入為本國高水平的公共開支買單,並且援助阿拉伯世界中不那麼富裕的國家。
  維也納會議受關註
  英國《金融時報》網站11月23日發表題為《石油市場:歐佩克的新篇章?》的文章稱,儘管伊拉克暴力加劇、利比亞衝突不斷以及與俄羅斯的地緣政治緊張關係發酵,但全球石油產量一直居高不下。歐佩克的供應(占全球產量的三分之一)超額完成指標,而美國頁岩油田產量持續上升。
  與此同時,歐洲和亞洲的需求停滯不前。自6月中旬以來,供大於求導致布倫特原油價格(國際原油基準)大跌30%,至11月21日的每桶80美元。對石油生產國來說,好日子已經過去了。
  本周的歐佩克會議將是2008年以來最重要、最受人關註的一次會議。在2008年金融危機爆發後的那次會議上,歐佩克宣佈了一系列大幅削減產量的措施。這一次,歐佩克將討論被國際能源署形容為開啟歐佩克歷史“新篇章”的市場前景。
  此前數年,油價一直穩定在每桶100美元以上。如今,生產者和交易者正面臨一個更加波動的市場。儘管全球經濟不景氣導致需求下降,但供應十分強勁。歐佩克將採取何種措施,引發諸多猜測。
  在準備應對市場變化之際,歐佩克成員大致可分為兩個陣營。一個陣營包括委內瑞拉和伊朗等國,這些國家需要油價上漲以平衡預算並改善短期財政狀況。過去幾周,它們專註於外交活動,以推動歐佩克遏制油價進一步下滑。
  委內瑞拉駐歐佩克代表拉斐爾·拉米雷斯最近說:“我們都擔心油價。”他還表示,將尋求保護“無緣無故”下跌的油價。
  另一個陣營是擁有大量外匯儲備的低成本生產國,例如沙特和其他海灣國家,它們更願意容忍當前的價格,以便獲得長期市場份額。
  作為歐佩克最大產油國以及唯一擁有閑置產能的國家,沙特將發號施令。
  
  【延伸閱讀】德媒評述:油價下跌的輸家和贏家
  參考消息網11月25日報道 德國《法蘭克福彙報》網站11月21日發表題為《油價下跌分化世界》的文章,作者為尤迪特·倫布克。文章稱,近幾天來到加油站加油的人可以高興了:汽油價格很久沒有這麼低過了。但是有些國家憂慮地看待這一趨勢——包括歐洲。
  近幾天開車去加油站的人可能感覺自己是贏家:汽油價格降到了4年來的最低水平。燃油價格也明顯低於過去幾年。雖然有點延遲,但是德國消費者現在也感覺到了近5個月以來世界市場上的發展趨勢:石油每桶價格驟降約30%,跌至目前的不到80美元。價格大跌主要因為世界石油產量過多,而需求則停滯不前。每天全球開采的石油比消耗的多出50萬到100萬桶,這是因為中國增長減弱,而且歐洲和日本經濟沒有起色。
  另一方面,伊拉克和利比亞這兩個生產國回到市場,鑒於這兩個國家動蕩的國內局勢,幾乎沒人預計到它們的回歸。然而石油過剩的主要原因卻是美國的能源革命:水力壓裂法使美國在幾年之內就上升為世界最大的石油開采國,不管怎樣它已經是最大的石油消費國和進口國了。
  石油進口國獲益
  油價下跌影響的遠不止美國,德國汽車駕駛者的錢包也有感覺。增多的供給壓低了石油價格,並將世界劃分成贏家和輸家,當然界線不是按照邊境線來劃的。感受到油價下跌積極影響的首先是世界經濟。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估計,對全球國民生產總值而言,油價下跌30%就意味著增長提高0.6%。對幾十億人來說,燃料、供暖特別是生產和運輸消耗大量能源的食品的價格降低是個福祉。顯而易見,他們在依賴石油進口的國家可以更多地看到,比如說中國和其他亞洲國家。但是,歐洲、土耳其和中東也從中獲益,在那裡,並非所有國家都坐擁龐大的原材料蘊藏。
  輸家是以石油出口為生的那些國家。指望著賣石油而獲得滾滾而來收入的那些國家情況尤其糟糕,它們在規劃預算時預計油價要明顯高得多。它們的反應越來越緊張。俄羅斯總統弗拉基米爾·普京稱價格下跌是場災難,他覺得它是西方旨在將俄羅斯逼入困境的陰謀。國家收入60%來自石油出口的委內瑞拉急切地試圖與其他國家協商減少開采量以穩定價格。尼日利亞對石油出口的依賴性比委內瑞拉還大,它也越來越陷入困境。即便是財政緩衝好得多因此對高油價依賴性沒有這麼明顯的海灣國家也在憂慮地關註著這一發展——畢竟在“阿拉伯之春”期間它們曾用昂貴的社會福利讓本國國民安靜下來。
  下跌是把雙刃劍
  對美國來說,價格下跌是把雙刃劍:讓越野車車主高興的事情卻令年輕的頁岩油行業頭疼。如果油價保持在當前水平甚至進一步下跌,某些項目就會變得根本不值得進行。類似的矛盾在巴西也能看到:咖啡和大豆種植者從生產成本降低中獲益,而油價下跌給這個拉丁美洲最大國家的石油希望蒙上了陰影。因為石油蘊藏在海底深處,相應的開采成本高昂,只有油價高企才值得開采。
  但是即便在歐洲,對於油價下跌也並非都是一片歡呼。因為它有抑制通貨膨脹率的效果,不管是在歐洲還是日本和美國,通脹率都仍低於央行的目標。石油和原材料價格疲軟加劇通貨緊縮的趨勢,而這是貨幣政策制定者無論如何都希望避免的。
  令人驚訝的是,甚至國際能源署(作為石油進口國的代表它註定該為油價下跌而高興的)也對低油價的影響提出了警告,稱當前的供給過剩阻擋了人們的視線,令人看不到世界能源供給未來可能伴隨的挑戰。因為頁岩油的繁榮是有限的,而世界石油消耗的增長並未減弱。因此未來也必須堅定不移地投資原油開采。另一方面,也必須繼續系統地研究和利用節約能源的可能性。
  (2014-11-25 09:11:36)
  
  【延伸閱讀】國際油價下跌 對俄羅斯傷害有多重?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誰能料及,就在俄羅斯外遭國際製裁打擊、內受經濟下行巨大壓力的同時,國際油價自今年下半年以來接連暴跌三成,至每桶僅80美元。這,讓慣於坐擁世界儲油寶庫的俄羅斯大亨頓時愕然,措手不及。
  對於嚴重依賴原料出口的俄羅斯來說,國際油價的嚴重縮水等同於財路被掐斷,在內憂外困的環境下,俄羅斯只能等待國際油價儘快企穩回調,一面努力設法應付製裁影響;一面積極力求擺脫經濟困境。
  國際油價對俄羅斯有多重要,攤開俄聯邦預算就知道。油價預測是俄羅斯制定預算收支的最重要依據之一,預算草案根據最近幾年平均油價得出基準價格。上個月獲俄議會批准的2015年至2017年聯邦預算草案預計,俄主要出口石油品牌——烏拉爾原油未來的出口均價未來3年為每桶100美元。另據俄經濟發展部預測,烏拉爾原油價格2014年將達每桶104美元。
  而目前,烏拉爾原油價格也與國際油價一道,從年中的每桶110美元上方滑落至每桶80多美元。可見,俄羅斯作出的油價預測或許只是官方的一廂情願,一路走低的油價勢必將拖累俄預算。
  多年來,俄羅斯始終沒有擺脫經濟增長對原料出口的依賴,俄羅斯一半多的財政收入來自油氣出口。俄財政部此前作過一個令人不安的預測:國際油價每下跌1美元,俄羅斯的財政收入就會減少700億盧布(約合15億美元)。這表明,國際油價的下跌直接削減俄羅斯預算收入,造成赤字增加、預算項目無法執行,進而加劇經濟下行壓力。綜合來看,在俄羅斯當前通脹率高達8%的背景下,加之多重不利因素,國際油價持續走低,極有可能致使俄羅斯經濟陷入持續滯漲狀態之中。
  為了降低乃至抵消國際油價下跌對俄經濟帶來的負面影響,俄羅斯不惜動用危險方式輓救預算,那就是放任盧布貶值。一年來,俄羅斯盧布貶值已近四成,成為全球貶值幅度最大的貨幣,俄羅斯國民經濟運行和民眾生活已遭受重大影響。然而,俄羅斯央行卻在不久前宣佈,結束盧布與一攬子貨幣的聯繫匯率機制,放棄對盧布匯率的自動干預。此舉意味著俄央行允許盧布匯率自由浮動,可能進一步加大盧佈下行的壓力。
  俄羅斯央行之所以這麼做,是因為國際油價以美元計算,而俄羅斯統計財政收入使用盧布。因此,在以美元計價的國際原油價格下跌的同時,盧布也以相應幅度貶值。這樣一來,俄羅斯石油出口所得的盧布收益就可在一定程度上保持穩定。
  但是,用本幣貶值對沖石油出口收入減少的做法風險極大。毋庸置疑,盧布貶值的最顯著後果就是俄國內消費價格不斷上漲,這將給俄民眾生活帶來更大負擔,進而令執政者承受政治風險。不過,自烏克蘭危機以來,俄羅斯總統普京的支持率一路飆升至85%以上,以這樣的人氣民意,他顯然用不著擔心其總統寶座與權力。正是如此,俄羅斯的決策者作出了“兩害權衡取其輕”的無奈選擇,用盧布作賭註,緩解國際油價下跌導致的不利影響。
  諸多分析觀點普遍認為,國際油價的大跌是西方對俄羅斯的隱性製裁。俄羅斯前財長庫德林直截了當地說,美國正與原油輸出國合謀壓低油價,以此向俄羅斯施壓,是美國的一個陰謀。但這在普京看來,儘管國際油價下跌的背後存在人為操縱的因素,但低油價也會給這些操縱者造成損失,因此國際油價當前局面不會長期存在。
  在當前條件下,俄羅斯人應對國際油價下跌可用的手段不多。俄能源部長諾瓦克日前透露,政府正考慮以削減原油開采量以穩定油價,但尚未作出正式決定。
  事實上,俄羅斯能在多大程度上左右其他主要石油輸出國的意志還是個未知數,儘管世界石油輸出國都在對油價持續下跌表示憂慮,但畢竟世界主要石油輸出國的背後的巨賈仍是美國。現在,俄羅斯只能寄希望於市場調節,坐等國際油價企穩回升,以期儘量減少一些石油美元的損失。(文/劉怡然)
  (2014-11-25 09:06:48)
  
  【延伸閱讀】歐佩克減產無望油價周一下挫1%
  北京時間11月25日凌晨消息,周一,油價雖然在早些時候一度波動,不過市場普遍認為,石油輸出國組織歐佩克(OPEC)不太可能在本周晚些時候的會議中同意減產來支持已經連續數月下跌的油價,原油價格繼續下挫,主力合約場內交易中收於每桶75.78美元。
  紐約商品交易所1月主力原油合約周一跌73美分,收於每桶75.78美元,跌幅是1%。該合約在上周最後兩個交易日連續收漲,幫助油價實現了9月以來的首次按周上漲走勢,
  作為全球基準的洲際交易所布倫特原油1月合約周一下跌68美分,收於79.686美元,跌幅是0.9%,同樣結束了之前兩個交易日收漲的走勢。
  油價在周一早些時候曾一度漲至接近每桶70美元的水平。當時的媒體報道稱伊朗和六大國之間就核發展項目的談判可能無法在周一的截止期之前得出結論。造成每天數十萬桶原油無法進入國際市場的,美國及其盟友對伊朗的製裁措施尚未被解除。
  不過本周之內能源市場最為關註的自然還是石油輸出國組織11月27日的會議。
  出於對全球供應充裕的擔憂,油價在過去幾個月一直保持下跌走勢。控制全球約三分之一產量的這個合作性壟斷組織目前的實際產量也超過了每天3000萬桶的配額。有分析師指出,石油輸出國組織至少需要減產每天100萬桶才能讓全球產量回到更加接近需求的水平。
  沙特阿拉伯石油部長在周一表示,這並不是市場第一次出現供應過量。這一態度使得市場判斷,這個在石油生產國組織內部影響力最大的國家可能並不打算降低產量。油價隨即迅速轉入下跌走勢。
  巴克萊銀行的分析師在客戶報告中寫道,“(石油輸出國組織)無法說服市場相信,它們準備採取什麼重大措施來改善市場的平衡,這可能導致油價的沉重賣盤。”
  此外,本周四將是感恩節假期,美國交易員的缺席勢必導致當前的市場交投清淡,意味著價格的波動也會更加明顯。當天美國東部下午時間的紐約期油和布倫特原油合約的交易都將暫停,而石油輸出國組織的會議可能會在紐約時間27日上午的時候就得出結論。
  有分析師說,伊朗未能就核問題達成協議,使得石油輸出國組織更不可能降低產量,以便為可能進入市場的伊朗原油讓出一點位置。再度資本在紐約的創始合伙人約翰-基爾多夫(John Kilduff)說,“我不認為他們會有什麼動作,油價會在會議之後繼續下跌。”
  其他能源產品方面,12月配方汽油合約周一跌2.31美分,收於每加侖2.0334美元,跌幅是1.1%;12月餾分燃料油合約報價同期跌0.9美分,收於每加侖2.3955美元,跌幅是0.4%。
  12月天然氣合約周一跌11美分,收於每百萬英制熱量單位4.1510美元,跌幅是2.7%. (孔軍)
  (2014-11-25 05:33:03)
  
  【延伸閱讀】美股評論:油價走低誰最衰
  導讀:MarketWatch專欄作家高德(HOWARD GOLD)撰文指出,低油價對這個世界可能是弊大於利,首先是美國、尼日利亞、委內瑞拉、伊朗和俄羅斯五國受到衝擊,繼而在骨牌效應之下,世界將因此增加許多不安定因素。
  以下即高德的評論文章全文:
  上周結束時,布倫特原油價格跌到了每桶79美元的水平,創下了近四年來的最低紀錄,較之6月間115美元的高點更是下滑了30%以上。
  原油目前正處於一場完美風暴之中——太多的新供應源正在匯聚進來,而與此同時,由於歐洲滑落到衰退邊緣,而日本已經陷入衰退,需求卻在縮水。
  在本世紀最初十年的所謂“商品超級周期”當中,中國的經濟增長是最主要的驅動力,但是現在,中國人的腳步也不那麼利落了。
  不久前,我曾經在文章當中寫道,原油在內的大宗商品整體將進入一輪長期熊市,這熊市從現在開始還將延續十年,而油價在這十年中將下跌到50美元。
  從眼前的情況看來,這一價格的來臨很可能還要比預想快得多,甚至一些人認為明年就會出現——除非石油輸出國家組織能夠在感恩節的下次會議上做出減產的決定。
  對於原本是捉襟見肘的美國消費者而言,油價的下跌當然是好事。汽油價格目前全美平均水平上每加侖2.89美元,根據巴克萊的估算,這將使得明年的消費支出額外增加大約700億美元。
  事實上,從全球角度看來,目前的原油價格將使得所有能源消費者相當於憑空獲得大約1萬億美元財富。同時,股價也會被推高。
  可是,我在擔心在於,低油價整體而言可能是壞處大過好處,哪怕受到損害的主要是世界上那些“壞孩子”。
  以下就是最大的潛在輸家。
  1. 在過去三年當中,美國平均原油日產量已經增長了100萬桶以上,而與此同時,根據貝克休斯美國鑽機數量統計,鑽探活動還在變得越來越活躍。
  可是,如果油價下跌到50或者60美元的水平,美國國內的頁岩油生產就將大幅削減。哥倫比亞大學的鮑多夫(Jason Bordoff)對《華爾街日報》表示,60到65美元的價格就等同於“壓力測試”。康菲(COP)的首席經濟學家卡阿(Marianne Kah)更斷言,50美元或許就將“徹底中止生產”。
  2. 尼日利亞和委內瑞拉。根據德國銀行估算,只有每桶126美元的油價才能夠確保尼日利亞的預算不出現赤字,而且該國目前還面對著伊斯蘭教恐怖組織“博科聖地”頻繁活動的威脅,因此,油價的疲軟就意味著非洲第一人口大國國內將愈加動蕩。
  沒有人會同情委內瑞拉,該國政府每年要花掉估計150億美元,來保證自己每加侖大約5美分的最低汽油價格。委內瑞拉要平衡自己的預算,需要162美元以上的油價,相當於現在的兩倍。
  3. 伊朗的預算平衡點是135美元的油價,而且與此同時,由於其核計劃召來了美國和歐洲國家的持續製裁,該國原油出口減少了60%,貨幣里亞爾急劇貶值,通貨膨脹率超過50%。猛烈的衰退襲擊使得該國失業率已經達到了35%之高。
  一個臨時性的核協議讓伊朗得以在製裁中暫時喘息一下,但是雙方必須儘快達成正式協議。低油價到底是會使得伊朗做出妥協,還是會使他們更加強硬,目前還無法確定,但是最終的答案,我們很快就會看到。
  4. 在所有受到油價下跌衝擊的國家當中,俄羅斯或許才是最大的輸家。他們為維持預算平衡所需要的油價,至少也要100美元,不然的話,俄國人民可能就再也無法平靜地旁觀普京總統和他的寡頭朋友們大發橫財了。
  俄羅斯攫取克裡米亞,步步進逼東烏克蘭,已經讓自己變成了國際社會的眾矢之的,以及更嚴重的製裁的目標。
  結果就是,俄羅斯的盧布匯率今年已經下跌了30%之多,為了支撐搖搖欲墜的貨幣與經濟,俄羅斯已經花掉了自己大約15%的外匯儲備。穆迪最近下調了他們的主權債務信用評級,距離垃圾等級只有兩步之遙,而普京自己也承認,油價再發生一次“災難性”下跌是“完全可能的”。經濟學家亞德尼(Ed Yardeni)更直言道,“如果油價持續下跌,我並不排除債務違約危機發生的可能性”。
  只是,這壓力恐怕不會讓普京變得老實起來,相反倒可能讓他愈發張牙舞爪。歐洲領導力網絡(European Leadership Network)的統計顯示,俄羅斯軍隊近期與西方和北約成員國之間發生了大約四十次接觸,其中“十一次嚴重摩擦帶有明顯侵略性或者罕見挑釁性的特質,使得事態擴大化的風險大大增加”。
  更加讓人擔心的是,俄羅斯實質上已經放棄了和美國合作,確保其勢力範圍內核材料安全的行動。普京和其他俄羅斯高官曾經多次放話,警告這個世界當心俄羅斯依然強大的核武庫,這樣的話語上次出現,還是在冷戰期間。
  虛聲恫嚇?我也傾向於這種可能。可是,這又確實向人們展示了,原油價格下跌的影響其實遠非狹小的金融市場內的事情,其影響力之深遠遍及無數角落。也正因為如此,低油價的輸家最終將超過贏家。(子衿)
  (2014-11-25 03:00:03)
  
  【延伸閱讀】俄羅斯稱製裁和油價大跌引發一年1400億美元損失美股行情中心:獨家提供全美股行業板塊、盤前盤後、ETF、權證實時行情
  俄羅斯財政部長西盧安諾夫(Anton Siluanov)周一稱,油價大幅下滑和西方製裁導致俄羅斯一年損失高達1,400億美元損失。
  “製裁導致我們每年損失約400億美元,油價下跌30%帶來約900-1,000億美元的損失,”西盧安諾夫在記者會上說道。
  “影響預算、經濟和金融體系的主要問題是:油價的下跌和能源資源銷售資金流的下滑。”
  國際油價從6月的每桶115美元附近跌至每桶80美元左右。而石油和天然氣約占俄羅斯出口收入的三分之二。
  俄羅斯經濟今年料難以增長,因美國和歐盟的製裁影響了外國投資,加劇了本就存在的經濟放緩。
  俄羅斯央行[微博]的基本假設是俄羅斯經濟陷入三年的停滯。(路透中文網)
  編譯:李富強 發稿:王燕焜
  (2014-11-24 21:00:04)  (原標題:英媒:油價暴跌或致歐佩克“分崩離析”)
創作者介紹

hotcha

vp85vpnvr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